(全章节)《人间悲喜客》云舒君归隐小说全文在线阅读

首页 > 古代 > 

人间悲喜客

人间悲喜客小说

人间悲喜客

立即阅读
章节目录
第1章 奇怪的客人(1) 第2章 奇怪的客人(2) 第3章 奇怪的客人(3)
查看更多>
作品信息

《人间悲喜客》是波霸奶茶5号店最新创作的小说,主要讲述了云舒君归隐两个人之间缠绵缱绻的爱情故事。这里有(全章节)《人间悲喜客》云舒君归隐小说全文在线阅读。云舒呵呵,觉得包攀实在逻辑感人,“凡是查不出来由的毒物,就把罪推给毒王谷,青天大人,您是乱扣帽子啊。”

精彩节选

听了两位小年轻义正言辞的指责后,包攀和君归隐面面相觑,“……”

君归隐尴尬的是,自己作为戌月的挚友,莫名其妙地,却被一群小年轻劝说着离戌月远一点,一时里外不是人。

可包攀尴尬的是,自己本来身为正义代言人,是个可靠的大前辈角色,君归隐一来,少年少女的注意力都在对方身上,他本来还准备为他们伸张正义,现在却无端端地矮了一截,“君公子,三言两语很难说清,总之有我在,这个杀人凶手无处可逃。”

口号喊得响,来回却不过三句话,可见青天大人有几斤几两。君归隐见包攀嘴里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便问两位小鲜肉,“徐少侠、千语姑娘,你们是当事人,不妨说说具体发生了什么,让君某判断一下孰是孰非。”

徐彻面色凝重,暗地里将鱼鳍长剑握得死紧,“五日前,大师兄、三师兄与我奉师父之命,下了昆仑山,到临西镇寻找一件物品。路上刚好遇到玄妙派一伙儿,当时,李妙璇师姐脸色苍白,疲态尽显,谭千语师妹人生地不熟,不得不着急地找我们搭救。因为下山之前,师父特地嘱咐过,这趟行路必须行事低调,不可声张,而大师兄为人仁慈厚道,看不惯女孩家家无依无靠,所以甘愿搁置两派之间多年怨恨,陪同她们一起上路。”

“古稀村村民行为诡异,入村要交过路费,却不给我们一行人找个落脚的地方。我们只能就近找了间破茅屋呆着。恰逢当时,第七戌月也在破茅屋落了脚,眼见李妙璇师姐越来越不舒适,大师兄看不下去了,求他救人一命,他却故作姿态,冷嘲热讽,那些话难听至极,根本不堪入耳!”

“人家可是毒医,嘴不毒哪行。”云舒幸灾乐祸,笑着问,“他说什么了?”

徐彻的脸一时炸得通红,“他一开口,就要真金白银千两!要不然,就是青山派的镇派之宝,回魂丹!我们的镇派之宝多么昂贵,价值连城,大师兄自然不肯给,第七戌月却反唇相讥,非说‘大师兄出得起这个价。’还说——”

“说什么了?”

徐彻愤恨地剜了戌月一眼,对方不为所动,像是一记铁拳打在棉花上,反而把自己气得够呛,“他说,妙璇师姐怀了大师兄的骨肉,胡乱喝了堕胎药,大出血,只有青山派回魂丹能治!简直一派胡言!我们大师兄有妻有女,怎么可能和玄妙派私通——?师兄被侮辱,登时怒不可遏,骂他口不择言,遂拔剑砍伤了他……”

戌月张了张嘴,想反驳,却被君归隐挡下,“老七的医术我是相信的,你们师兄大不了不理会就是了,怎么先动起手来。”

谭千语一把抢过话头,“师姐未出阁,被他一番胡说造谣,今后还怎么在江湖中立足?!”

戌月反唇相讥道,“宫砂都破了,出不出阁有什么关系,愚蠢。”

也是,婚前性行为跟结不结婚有屁关系,未婚生子的一抓一大把,这回云舒站戌月的观点。

但古代人对女子贞操看得极重,一言已出,众人皆哗然,尤其是谭千语,更是一副见了鬼的惊恐模样,“你、你胡说!休想污蔑师姐的清白!”

君归隐挺无奈地看了戌月一眼,心想老七啊老七,能不能收敛收敛你的臭脾气,这么开诚布公说出来,李妙璇就算医好了,也会想不开自寻短见吧。“徐少侠,谭姑娘,丛大侠和李姑娘出事之前,有没有去过什么地方?举止是否正常?”

徐彻道,“第七戌月走后,天色已晚,我和三师兄一起出门,大师兄则与我们分头行动,约定未时再回到茅屋相聚,可等我们返程时,他已经昏倒在地不省人事了。”

“谭姑娘呢?”

谭千语冥思苦想了一会,表情颇有挣扎,似乎在斟酌着该不该说出实情,“丛大侠出去后,师姐也跟着出去,还叫我守在茅屋里不准出来,可当时师姐的状态很不好,神情恍惚,裙子被血染红了一大片,小腿不停地发抖打颤,似是癫痫发作……我担心师姐出事,偷偷跟在她后面,未曾想,竟然在拐角处看到了——”

谭千语回忆起当时的一幕一幕,便觉得荒诞不经,闭着眼睛摇了摇头,戌月抱着手臂冷哼,“还不是看见丛士聪和李妙璇搅浑在一起?”

“不对!不是的——”谭千语眼眶通红,“我看见了鬼!一只厉鬼!”

“鬼?”君归隐皱眉:“青天白日之下,怎么会有鬼神作祟?”

“真的,前辈请信我!”谭千语生怕众人说她胡言乱语,非常笃定地描述道,“那只厉鬼长着、长着一张恐怖至极的怪脸,绝对不是人,人的脸不可能长那样!没有四肢,安静地矗立在墙角对面,像是不会动似的,眼睛发着青光,暴凸的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师姐……”

“师姐捂着肚子,痛苦地跪在巷子口,双腿以下是一滩汩汩的鲜血,她看到了厉鬼在跟踪自己,惊慌失措地爬走,疯狂地挥舞着双手大喊,‘为什么要纠缠我!为什么不放过我’……我被师姐失了智的模样吓得不敢直视,可等我睁开眼,厉鬼却从墙角消失了,不知什么时候,他跪趴在师姐裙子边,匍匐在地,伸出嫣红得离奇的舌头,猖狂地舔着师姐腿边的血……”

颤抖的声线暴露了小姑娘的恐惧,回忆起来都是挥之不去的噩梦,“我拔剑想去救师姐,可它忽然抬起头望着我……我发誓,永远忘不了当时的感觉,仿佛幽冥地狱的恶鬼用钩爪拉着我的舌头,扯着我一同跪在地上,一同去舔舐师姐的血……它的舌头长达三寸,始终舔着地面,双眼却直勾勾地盯着我……我的耳朵嗡嗡直响,脚底板的凉气蹿到天灵盖,然后、然后我就彻底晕了过去!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茅屋里,而师姐的腿边,并没有出血的痕迹,所以我——”

“所以你觉得自己中了幻觉,不敢说出来?”

“嗯……”

谭千语讲得太玄乎了,完全没法让人信服,难怪她之前一直讳莫如深。云舒特别能感同身受,因为前两天在古茗村,他也是被刘夫人的口技耍了一通,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癔症,到最后才知道是有人刻意装神弄鬼。

云舒刚想开口安慰几句,谁知道徐彻忽然脸色大变,精神恍惚地呢喃着,“‘为什么要纠缠我!为什么不放过我’?我记得,大师兄昏迷期间,也说过同样的话……”

这下轮到谭千语万分震惊了,“可是师姐腿边的血渍……不可能啊!她的裙子是干净的,徐大哥,你亲眼所见,可以作证吧!”

猜你喜欢
妖孽夫君俏佳人小说 妖孽夫君俏佳人 一朝霸主:挚爱后宫小说 一朝霸主:挚爱后宫 傻女狂妃,这个太子我不嫁小说 傻女狂妃,这个太子我不嫁 嫡女为尊小说 嫡女为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