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她至今不相识小说by摊摊-苏媚裴辛全文免费阅读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 > 

我和她至今不相识

我和她至今不相识小说

我和她至今不相识

立即阅读
章节目录
第1章 我叫苏媚 第2章 小神医 第3章 新知青
查看更多>
作品信息

《我和她至今不相识》是摊摊呕心沥血之作,小说主角是苏媚裴辛。麦读小说网为您提供苏媚裴辛全文免费阅读。苏媚是从沈家鬼宅里逃出来的,要说这沈家之前因为阶级不好被打成了地主,家被抄后就留下一个大宅子,可几个红卫兵趁夜烧了他们家的大宅子,只有苏媚黑血淋淋地逃了出来。

精彩节选

林业刚来山溪村的时候的确是有点喜欢温知青来着,温知青这人吧,性子好是好,但他也不是傻子,她对谁都温温柔柔的,就叫人有点看不透。

说实在的,他有点看不惯温甜。

林业也是公子哥,家里有钱,没插队之前在学校那也是被人簇拥着的,自然受不了温甜这忽冷忽热的态度,吊着人好玩吗?这不都是他玩剩下的?

何况一早他上工的时候,看见个姑娘往村口去了,一下子就转移了目标,打算去跟其他知青打听一下那个姑娘的情况。

要问村里的情况,自然第一个数老知青赵晓东,赵晓东这人林业倒是挺欣赏的,主要是不多管闲事儿。

跟他打听准没错,也不怕他乱说。

林业就去找了赵晓东,赵晓东正在地里翻土,听了他的话看他一眼,皱着眉:“你确定是从邓二叔家那边过来的?”

林业:“是啊,晓东哥你认识吗?是不是咱们队里的?我来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她呢……”

“正常,她一般不会踏出沈家院子的。”赵晓东抬起锄头继续锄地,没理他。

林业一听:“沈家院子?邓二叔家隔壁那个沈家?”

“嗯。”

赵晓东干活挺踏实的,动作也快,眼看就落下他好长一段距离,林业赶紧拿着锄头凿几下跟上:“那个女的是沈家人?我以为沈家没人了。”

“就剩她一个了,沈家人都死了。”

“她叫什么名儿啊?”林业又吭哧吭哧凿几下,几步追上赵晓东。

赵晓东几不可见的皱了眉:“劝你别去招惹她,沈媚不是你能招惹的人。”

林业自动忽略了他的意思,自顾自说道:“她叫沈媚啊,真是个好名字。”

“沈家宅子闹鬼,不信你可以去打听打听,平时没事也不要往那边跑,”赵晓东隐晦的看他一眼,语气带着几分冷意。

“闹鬼!不是吧?”林业脖子缩了缩:“那她一个人住在那里呢!”

旁边有人经过,赵晓东皱皱眉,继续弯腰锄地了,林业也适时的闭了嘴,打算回头再找个人打听打听。

苏媚去了趟公社。

她从章家带回来的东西已经吃完了,在床上睡了一个多星期,实在忍不住嘴馋,灵识里的灵泉水味道寡淡,根本不能解她的口舌之欲。

太久没进食,胃里空空荡荡,她出门前喝了些灵泉水补充体力,倒是没有出现什么饥饿的症状。

她手里还有些票,但是不多,在公社的国营饭店吃一顿,又去供销社买了些糖果点心就花的差不多了。

去公社的时候全凭着吃饭的欲望在撑着,回程就没什么动力了。

二十里多的路,她走了三个多小时,路上走累了就席地而坐吃点东西,等有力气了再接着走——反正她也不着急赶时间。

好不容易看见了村口那棵大槐树,总算是看见了希望。

然而苏媚鼻尖耸了耸,脚锋一转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作为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世的老妖怪,苏媚的鼻子超级灵。

而她现在的日常就是饥一顿饱一顿,导致她对食物的感知度一场灵敏,虽然在公社已经吃过饭了,但是一闻到食物的味道还是忍不住摸摸肚子觉得饿。

山溪村种了大片的水稻,竹基村确实种了一垄又一垄的玉米。放眼望去,满坡满岭的翠绿,五月的风徐徐的吹,一片碧绿的玉米叶像极了飘拂的青纱帐——唔,比山溪村那些知青们插得歪歪斜斜的秧苗好看多了。

苏媚循着香味钻进玉米地。

终日被灵泉滋养的身体娇嫩至极,玉米叶一划过就是一道红横,然而苏媚天生没有痛觉,抬手护着脸穿过那一大片玉米地看见了山溪。

和山溪边上正在烤鱼的男人。

裴辛难得给自己加一次餐,刚从河里捞上来的鲤鱼,鲜嫩的很,他就在原地生了火,把鱼处理干净了家在火上烤——他的手艺一向是不错的。

但是乡里的东西都是属于大队的,要是让人发现他在这里烤鱼吃,估计要被贴上私吞大队公共财产的罪名,所以他每次都相当谨慎——这个地方里路边远着,又有玉米地做掩护,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形,即便被发现,他往玉米地里一钻,很快就能逃开。

裴辛从未失手过。

然而他没想到,今天的鱼刚烤好,他一抬头,就对上一双湿漉漉的眼睛。

小姑娘躲在玉米地里,探出来一个小脑袋,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直勾勾的盯着火堆上架着的鱼。

裴辛:“……”

他冷下脸。

认出来这是前段时间被小轿车接着的沈家沈媚。

他不认识沈媚,但他认识那双眼睛,于是他朝她招手:“小鬼,过来。”

苏媚朝他眨眨眼,一脸无辜。

小鬼,是在叫她吗?

不不不,她可不是小鬼,她是活了好多年的老鬼了。

然而烤鱼在向她招手。

苏媚咽了咽口水,很没出息的从玉米地里出来,抱着装糖的袋子往那边跑。

她依旧画着大浓妆,白面红唇,但是妆已经花了,唇脂晕染了嘴唇旁边一圈,看起来像个女鬼。

抱着一大包东西跑起来的样子蠢死了,然而裴辛看着面不改色。

她在他旁边蹲下,一双栗色大眼盯着他看:“我可以吃吗?”

裴辛从火堆上取了一条鱼递给她,她乖乖抓着叉鱼的木棍蹲在一旁,看着鱼咽口水。

裴辛一共才烤了两条鱼,一条给了她,他兀自取了另一条鱼开始吃。

鱼肉被烤的焦香,裴辛吃得痛快,看得人胃口大开。

苏媚看着他不停的咽口水。

好半晌才低头捧着那条鱼开始吹。

她是猫舌头,经不住烫,一定要吹凉了才能下口。

好不容易吹凉了些,苏媚小心的凑过去咬一口,顿时满足的眯了眯眼。

味道是没得说的,刚抓上来的鱼肉质新鲜软嫩,河里的鱼肉味道偏甜,混合着焦香,对于一个吃一顿要饿一个月的老妖怪来说简直是人间绝味。

鱼肉并没有冷下来,温度降了些许,但对于苏媚来说还是有些烫人的,她于是一边吹一边吃。

裴辛很快解决了手里的鱼,他视线落在身边的小姑娘身上。

她吃得并不慢,动作却是优雅的,看起来像是受过良好的教育的,然而事实上,这个人自幼父母皆亡,这十年来一直独自生活,都不知道是怎么挨过来的。

倏忽间裴辛眯了眯眼,拧眉,问她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苏媚,”她说:“我叫苏媚。”

男人于是眉头稍缓,视线也柔和了下来。

苏媚专注的啃着鱼肉,看起来对这个陌生人一点防备都没有——事实上她刚过来的时候在玉米地里奇怪的看了这个男人许久,如果不是好奇,她老早就出来了。

她一双眼睛看人前世今生,一张嘴断人生死,还是头一回碰到看不透的人。

她试了几次,结果看到的都是一片白雾,朦朦胧胧,除此之外,什么也没有。

而裴辛,也在打量她。

姑娘身上的衣服料子上乘,款式新颖,一看就不是便宜货,联想到她被轿车接走一事,倒也情有可原。

这个姑娘脸色十分苍白,看起来是那种常年不见天日的那种白,她身躯柔弱,手腕纤细,仔细一看还能看到皮肤底下细小的青色血管。

苏媚是那种看一眼就觉得十分漂亮的人,然而再看一眼,你就会觉得这个姑娘身子十分不好,看起来风一吹就要病倒,走快一步就会咳血似的。

裴辛就是这样一种感觉,他皱着眉看着她细胳膊细腿:“你是没吃饭吗?”

“嗯,”苏媚点头。

裴辛眉头皱的更深,他知道她打交道的那些人家境都十分不错,看起来苏媚也不像是没钱的样子,应该不至于饿成这样才对。

可转念一想,这些跟他毫无关系,他管不着,裴辛站起身嘱咐:“今天的事不要往外说,”说完,他转身离开。

苏媚蹲在那里,手里的鱼已经吃的差不离,眼见着男人一瘸一拐的穿过玉米地,她连忙站起身,抓起自己的糖果追上去。

裴辛腿脚不好,但并不妨碍他速度快,苏媚从玉米地追出来,他已经往竹基村方向走出好远。

苏媚一步一步跟在后面,不远不近距离五步远。

裴辛知道她在跟着,因此加快了速度,然而没走出多远他的瘸腿一阵阵刺痛,这痛感让他无意识的握了握拳。

裴辛皱着眉回过头,突然凶她:“哪来的滚哪去,别跟着老子。”

苏媚一眨不眨的看着他,她脸上妆容花了,嘴角沾着焦黑的鱼渍,看起来是个又傻又没有威胁力的女鬼,眼下这个女鬼指了指他的瘸腿说:“你的腿坏了。”

裴辛眸色倏地一寒,脸色肉眼可见沉下来。

他的腿一直是他的逆鳞,交好的人都知道,因此在他面前刻意避开他的腿,小心翼翼从不敢惹他不愉快。

可是苏媚瞪着一双眼睛十分无辜:“你的腿坏了,你需要我。”

裴辛没对她发脾气,他掌心握成拳,指甲几乎陷进皮肉里,他再不看她,拖着瘸腿往回走。

那双黑沉的眸子平静无波,看起来像是一滩死水。

苏媚跟在他身后,并没有离开的意思,裴辛吼她:“叫你滚没听见?”

苏媚歪了歪头看着他,那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,她一步步走过来,伸手想摸一摸他的瘸腿。

裴辛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,他心里自卑又敏感,自腿瘸了之后消沉了好一段时间,如今好多了,却仍然不许别人靠近他的腿。

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拍开了她的手推开她。

就听见女孩子一声痛呼,一个不察跌坐在地,捧着被打的手呆住了。

裴辛看见她眼底一层湿意,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有些后悔,也看到了她手背上交叠的血痕。

她不知道是怎么长的,皮肤白的像雪一样,那几道小伤口就显得格外明显。

裴辛猜测是刚才在玉米地被叶子划到的,他看见她一脸惊异,心里也有几分犹豫。

他没走开。

他知道自己对这个女孩子有几分怜惜,苏媚是他从沈家残砖断瓦中救出来的,那时候裴辛腿还没瘸,被小小的女孩子看了一眼,就油然而生一种使命感,她父母都死了,她浑身是伤几乎是奄奄一息,裴辛把她带回外婆家说要把她救活。

他记得那时候苏媚九岁,医生给她查看伤口,她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,被横梁压到的腿一直到腰腹一块一片焦黑,烧得不成样子。

大人见了都忍不住喊疼,苏媚眉都没皱一下,也没掉一滴眼泪。

然而今天被他打了一下,眼眶都湿了。

他不由得陷入一种深切的自我怀疑中,难道真的这么疼?

裴辛无奈又郁猝,只能在她面前蹲下来摸了下她的伤口:“没事吧?”

苏媚像触电一样收回手,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看着他。

裴辛顿时觉得自己像个侮辱良家妇女的二流子,他再次冷下脸,不再理会她转身回去。

苏媚回过神来,一股莫大的喜悦涌上心头,她蹭的从地上爬起来,小跑着追上了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。

裴辛腿不好,因此很轻易就被她追上。

女孩子的手很凉,激得他下意识就想把手抽回来,然而她的死死的,他看见她满眼惊喜,一双栗色的大眼亮晶晶的,十分鲜活,她语气听起来十分激动,几乎是喜极而泣:“我找到了!我抓到你了!”

猜你喜欢
最强废婿小说 最强废婿 逆天仙尊小说 逆天仙尊 我与美女总裁的荒岛日常小说 我与美女总裁的荒岛日常 修罗天煞天霸凤凰小说 修罗天煞天霸凤凰